翻页   夜间
诺秋网 > 王爷女医妃 > 第173章矛盾激发
 
  “于是我飞快的拿起随身携带的暗器,朝着那人打了出去,谁知那人像是一早就知道我发现了他,逃了,我便亲自追了上去,谁料竟然被一群黑衣人围剿,”公孙元濯说到了这里,面色变得愧疚了起来:“现在想来,他们这分明就是在调虎离山,一边想要把我给引开,另外一边,六皇子妃趁着我分神的时候,对你下了手……都是我不好。”
上官如烟深吸了一口气,公孙元濯在提起自己受伤的时候,只是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带过了,可是在提起她受了伤的时候,眼底溢满了愧疚之情,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能让人不心疼?
如果有一个人,对着别的女人时,一副冰冰冷冷的表情,从来都不会笑,可是在面对你的时候,恨不得把一整颗心都掏给你,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给你一个安稳的生活,甚至不惜为了你身受重伤,就连一句怨言都不曾有,那么这样的男人,你忍心不爱他吗?
上官如烟用力的搂着男人的后背,将头搁在他的胸膛,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声,明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然而一切都在不言中,话到了嘴边,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她就那样静静地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听着听着,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公孙元濯也搂着上官如烟,感觉到她再次陷入了昏迷,心里猛地一揪,犹如被一双手狠狠地撕扯着,整个人难受极了。
他小心的把女人的身子放好,然后给她盖上了一层薄毯,翻身下了床。
“卓景。”他轻轻朝着外面叫了一声。
“主子有什么吩咐?”
“明日就是七夕宴了吧。羽曼瑶的身子养的如何了?”
“那日的刺杀受到了惊吓,但是邱公子说,她腹中的胎儿还算是比较争气,并没有大碍。”卓景回道。
“你让下人找一身合身的衣裳给她,”公孙元濯看了看外面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朦朦胧胧的,弯弯的像是一个笑脸:“让她收拾收拾,明日准备进宫。”
卓景一怔:“进宫?”
让羽曼瑶进宫是为什么?
她身份低贱,没名没分,按理说,是不够资格进宫的。
“本王会亲自带着她一起进宫,”公孙元濯沉默了一会儿,好半晌才接着道:“若是她拒绝,你就告诉她,本王会护她周全。”
卓景道了声“是”,连忙就下去了。
然而公孙元濯的脸一半隐在黑暗之中,一半被月光照耀着,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凝重,尤其是当目光落在了床上躺着的女子身上的时候,眼底的凝重更甚。
能不能拿到解毒的法子,就看明日了。明日……应该也会很艰难吧。
夜色寂静,偶尔能听到一两声青蛙的叫声,在安静的夜里这样的叫声听起来也透着几分的诡异。
六皇子府内,大婚那…夜色寂静,偶尔能听到一两声青蛙的叫声,在安静的夜里这样的叫声听起来也透着几分的诡异。
六皇子府内,大婚那日的鲜红绸缎已经撤了下去,只是窗子上粘着的镂空喜字还洋溢着几分喜气,李嫣然坐在窗台前,纤纤玉指捻起一颗葡萄,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一旁的小丫鬟静静地摇着扇子,给她纳凉,虽说快到秋日了,可是这几天秋老虎还在发威,天气依旧十分的闷热,尤其是傍晚的时候,燥热到一丝清风都没有。
“皇子妃,六皇子刚刚派人来说,明日宫中有宴会,请您务必要参加。”
听到这话,李嫣然手中的葡萄一顿,看向那来传话的小丫头:“宫中宴会?”
“是皇上设宴,该是很热闹呢,说来也是皇子妃嫁来王府的第一个宴会。”小丫鬟退到了一旁站着。
“知道了。”李嫣然微微的垂下了头,不知为何,眼皮子突然猛地跳了一下,心里也有一些莫名的不安。
*
公孙元濯坐在马车里,马车一路往皇宫的方向行驶着,很快就到了宫门处。
他当先下了马车,刚准备抬步进宫,想了想,后面还跟着的一辆马车,便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后面的马车。
羽曼瑶蒙着面纱,也缓缓地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她朝着公孙元濯走近,心却有些不安,因为今天早上公孙元濯和自己说的话。
今天一大早,公孙元濯就在院子外面等着她,印象之中,公孙元濯第一次跟她说这么多的话,也是第一次正眼瞧她。
公孙元濯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刚刚升起的阳光之下,金黄色的光芒打在他的头顶上方,让他墨色的发透着一丝淡淡的金黄,他眉心一皱,问道:“听说媚术能勾人魂魄?”
羽曼瑶一怔,看着近在眼前的公孙元濯,一瞬间有些恍惚,原来他一直知道她会媚术,只是并没有说破罢了。
羽曼瑶并没有回话,公孙元濯从她的脸上慢慢的把目光移开,看向她的身后:“裕亲王府,从来都不养没用的人,你若是想在这里安安稳稳的生下孩子,需要帮我做一件事。”
她问:“什么事?”
他答:“帮我,杀一个人。”
在皇宫里杀人可不是什么小事,羽曼瑶的心莫名的有些不安,更何况……为何公孙元濯不自己去杀那个人?
这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想要杀的那个人必然不好下手。
羽曼瑶看了看自己还没有完全隆起小腹,终究还是决定拼一把。
离宫宴尚有一段时日,宴会开始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在宴会的宫殿等着了,也有一部分人在御花园里闲逛。
卓景不知从何处窜了过来,朝着公孙元濯做了一个手势,公孙元濯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
公孙傲天和六皇子妃携手从外面走了进来,新婚燕尔,他们看起来也是无比的和谐,脸上维持着合适的笑,羡煞旁人,一时间,大家纷纷驻足,羡慕李嫣然麻雀变凤凰,一下子成了皇子妃。
她们看向李嫣然的目光,惊羡有之,嫉妒有之,长相也是平平,都不明白她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怎么能就突然之间被六皇子给看上了呢?
这时,一名女子匆匆的从他们二人的面前走了过去,因为速度太快,竟然也没有看清楚面前有人,就这么不小心的撞到了六皇子妃的身上。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上官如玉惊呼一声,连忙后退了一步站稳,她的脸上蒙着面纱,很好的将脸上那一道被刺中的疤痕给遮挡住了,只露出一双迷人的大眼睛,此刻眼底蓄满了歉疚,看向李嫣然。
“你是六皇子妃?”上官如玉见自己冲撞的竟然是李嫣然,脸色立即变了:“我不是故意的……”
李嫣然目光飞快的从上官如玉的脸上掠过,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惊诧,很快,就恢复如常。
公孙元濯躲在远处,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李嫣然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她身旁公孙傲天已经捏住了上官如玉的手腕:“你是谁?”
面前的女人,轻纱遮面,可是露出来的那一双眼睛,像极了一个人。
“我……”猛然被这么一捏,上官如玉吃痛的皱起了眉毛,六皇子的任性她当然是听说过的,不仅听说过,心里还有些怕,得罪了这个男人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可是他这么捏着自己,难不成是怪自己冲撞了他的妃子?
“我是上官丞相的女儿。”
“上官丞相?”公孙傲天把她的手腕捏的更紧了:“上官如烟,你为什么蒙着面纱?”
话音一落,他伸手就要去将她脸上的面纱扯掉。
上官如玉脸色微微一变,他这么捏着自己,竟然是因为把她给当成了上官如烟么?
见到公孙傲天朝着自己伸过来的手,上官如玉下意识的就要躲,她的一只手死死地按住自己脸上的面纱,让公孙傲天无法把面纱取下起来,因为一旦面纱取下,脸上的那道丑陋的疤痕只会让面前的这个男人远离自己。
她一步步的朝着后面退去,这时,六皇子妃伸手也要拉她,场面一时间看起来有些混乱,也不知道究竟是回事,混乱之中,上官如玉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竟然就不小心的掉落在了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小池塘里。
上官如玉惊呆了,水漫过身躯,吓得她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她下意识的就要呼救,才刚…了自己的怀里,还未回过神的时候,他们二人又重新的停在了地面上。
“多谢……多谢六皇子搭救。阿嚏……”上官如玉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体温透过衣裳传递到了公孙傲天的身体上,她的面纱自始至终都稳稳地挂在自己的脸上,一副柔弱的模样,对着公孙傲天歉疚道:“六皇子刚刚怕是认错了,我不是上官如烟,我是上官丞相的二女儿,上官如玉。”
听到这话,公孙傲天眼底一暗,上官如玉仿佛这才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见自己还在公孙傲天的怀里,立刻挣扎着将他推开:“臣女失仪了,竟然不小心掉到了池塘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