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诺秋网 > 就玩个游戏,怎么成仙了 > 第232章 通灵,降服
 
第232章 通灵,降服

牧野对妖面花鬼是了解的。

远处状如山岳的妖面花鬼是金丹期才会的法术,鬼相术。能够扎根在大地山体中,随后巨化汲取大地以及山体中的天地灵气。会这招,纯粹是因为驭鬼师会大息诀的元婴。

在王天乐创造的黄泉育灵宝典中,驭鬼师与鬼灵相通,达到一定境界后,能随着驭鬼师修炼的功法,从而衍生出相应的术法。

“若是其余的妖面花鬼,未必会这些法术…”

亲眼所见下,细思极恐。

一旁的陈立见着后者还在发呆,还以为是给这鬼灵吓住了。

确实,天鬼门之前,驭鬼师数量极少,哪有弟子见过这阵仗的鬼灵?

饶是他体内的那位前辈,看得也是连连咂舌,直呼没想到这天地间还有如此厉害的鬼灵。

“天水宗的宗主呢?”

牧野指尖微动,一抹灿光浮现在脚底,正是一柄二阶的飞行法器,踏浪舟。

两人御风而起,眺望远处的惨况。

“说是去请另一位之前刚渡劫的金丹修士,打算与任长老一起联手对付这只鬼灵。”陈立道,“估计过一阵就会来。之前还让亲自炼制一炉星胎丹当做赠礼…”

“?”牧野。

他一愣,请刚渡劫的金丹修士?

那不就是我么?天水宗这段时间好像没有其他修士渡劫吧?

“他真与你这么说的?”牧野问道。

陈立脸色凝重:

“说是这么说,但我怀疑他有可能自己跑了。因为,我在炼制的那一炉星胎丹上做了记号。”

“只要在天水宗的范围内,我都能感应到。如今却感知不到那一炉星胎丹…天水宗没有比我更厉害的炼丹师。也不可能发现那个记号。”

那八成是跑了。

牧野看着远处还有不少正在鏖战的天水宗精英弟子。

“这只鬼灵出现后,宗主以神识传音让所有宗门弟子聚集于此,全力抵抗。等着他与任长老带着另外一位刚渡劫的金丹修士回来联手击杀这只鬼灵。”

“说是这么说,但我估计是跑了…”陈立道,“所以,就赶紧让你离开天水宗…如果没办法离开,那今日怕是有点麻烦了。”

牧野暗暗摇头。

终究是二三流的宗门,一个金丹级别的宗主,并不想为了整个宗门搭上自己的仙途。

对这些金丹修士而言,宗门更像是一种聚敛资源的工具,而那些弟子么,自然就是工具人了。

“其实一只金丹级别的鬼灵,闻淖与任长老未必会怕…”陈立嘲笑一声,“估计,怕的是这只鬼灵背后的元婴修士,百巧真君。”

“百巧真君?”牧野一怔。

这名字…

靠…

这时。

两只岩石与树枝组成的荆棘宛若两条巨蟒般,朝着半空中的两人袭来。

这种巨蟒太多,宛若一根根触手,从山体和地面,水中蔓延而出。其威力巨大,随即一击就有接近金丹初期修士的水准,即便是筑基后期的天水宗弟子也根本抵挡不住。

“天水宗与那天鬼门有仇么?”牧野驾驭法器,一边闪躲,一边传音问道。

“不清楚,天水宗历史也就百多年吧,还是最近几年才慢慢稍强几分。传闻与天河宗有几分关系,第一代的宗主也就金丹后期的实力。这种实力,感觉也参与不到数百年前天鬼门的战事之中才对…”

“不过天鬼门是邪道宗门…”陈立道,“既然是卷土重来,不管有没有仇,估计都是打算直接灭了。也可能是上次误闯秘境,惊扰了这只鬼灵,被惦记上了…”

牧野微微点头,心知还是慢了一点。

若是之前刚突破金丹,得知消息后,就离开天水宗,应该能避开此事。

不过眼下避不开了。

“百巧真君…”

牧野看着远处那只妖面花鬼,沉吟道,“我有办法破除这花鬼形成的牢笼,等会破了之后,你速速离开此地。”

“伱有办法?”

不等陈立反应,牧野法力涌动,瞬息便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那妖面花鬼飞了过去。

“这是……”陈立猛地吸了一口气,“金丹的法力气息…”

“看来我猜的没错,果然是这小子…”古怪的声音桀桀一笑,“不过,刚刚突破金丹,可未必是这金丹鬼灵的对手…若耽误一阵,恐怕就更麻烦了。”

“你先去牢笼的边缘等着吧。”

“那他呢?”

“他是金丹修为,一旦破开牢笼壁障,速度远比你快,自然容易离开。若破不开,就用我教你的那招秘术,直接遁离此地吧,虽然会损失大量修为,但性命要紧。”

……

牧野身如流星,周围山景在极速飞行间尽数化为幻影。

密集如蟒蛇的荆棘裹着石岩,不断朝着牧野袭来。只是每一条,在金丹神识的覆盖之下,轻松被感知躲避。

筑基期神识就远超同境修士一阶的牧野,修炼天魂转元功后,拥有三转金丹的加持下,神识依旧比同阶要强。

但天魂转元功强在金丹法力庞大浩瀚。

于神识上,不算多厉害。所以也只是靠着突破筑基修炼的先天一气功,到金丹才比同阶强上一筹。

“如果百巧真君有元婴的修为,那妖面花鬼也该接近金丹后期了…”

“真打起来,不吃术法的妖面花鬼,还拥有了大息诀附带的特性,在天水宗这种的地方,两个金丹中期的修士确实不是对手。但也不是不能打…”

“那个天水宗的两个金丹修士,跑得倒是快…”牧野眼眸闪过一丝微光,似想到了什么。

“罢了,先止住这只鬼灵,让陈立先离开此地。不然波及之下,他就算有老爷爷相助,也未必能安然逃脱…总得付出一些代价。”

不多时,牧野便化作一道流光,飞至半空中,俯瞰着那巨大的妖面花鬼。

其中还有一些被灵植附体的宗门弟子,浑身冒着一根根竹须草木,像是变成了一尊草人般,纠缠着其他的天水宗弟子。

牧野淡淡看了一眼,没有多说。

想要止住妖面花鬼对其他修士而言,或许不太可能。

但对鬼灵极其了解的自己,那可太轻松了。

别看妖面花鬼眼下如此强大,给人一种能横扫金丹的恐怖威势。

但只需要…

牧野眉心微亮,食指轻点,似拢聚一抹星光挥出。

刹那间,星光化作十数道无形的剑芒,瞬息游窜在天地间。

每一道剑芒,宛若切豆腐一般,斩去妖面花鬼背后形成的枝条。

强大的金丹威压,瞬息笼罩整个天水宗。

威压笼罩之下,神识覆盖,一寸一角,尽数在牧野的识海之中。

那原本坚硬无比,免疫大部分术法的荆棘石触,在无垠剑芒之下尽数化为粉碎。

那妖面花鬼猛地一震,旋即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

<div class="contentadv"> 山湖与大地猛地咆哮而起。

牧野所在的云华山峰,不知受到了什么强大的力量驱使。

然而牧野没有给反应时间,十多道剑芒连续随着牧野的法力催动,一路直杀到妖面花鬼的身上。

远远看去,宛若一只蚂蚁爬到了山岳之上。

当然,这并非妖面花鬼的本体。

它本身是一株花形,到了金丹期,一般可以化作半人形花体。

“金丹期这么强么?”

远处的陈立看到这一幕,以及其余从战斗中幸免于难的弟子纷纷心有余悸的跑到一旁,远远的看着。

战场已然瞬息改变,变成了鬼灵与那位金丹修士的战场。

“正常金丹没这么厉害。”古怪的声音缓缓到来,“那妖面花鬼借助大地与山岳构筑而成的躯体,发出的石荆触手免疫许多术法,而且无比坚固。就算真正的三阶术法也只是能造成一定损伤。”

“像他这样,催动剑芒如斩枯草一般斩断,一般的金丹修士可做不到。这么厉害的剑诀,我看着倒是有那么几分熟悉…只是想不起来了。不过越是接近鬼灵的本体,就越危险…”

“鬼灵乃是虚体,一旦靠近,就算有所防备也很容易被损伤神识。”

“这小子,可能比天水宗的两个金丹修士都要强很多。即便…他可能刚刚突破金丹初期,难怪有魄力去直面这只鬼灵…”

——

落至妖面花鬼所化的山体之上,牧野稍微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简单了。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那一只妖面花鬼吧…”

“万鬼通灵!”

牧野没有使用阴圣,而是直接催动黄泉育灵宝典中的一招秘术。

脱胎于十衍鬼诀,能以神念控制鬼灵,与之通灵,从而将其制服。

最初给巧儿挑选妖面花鬼,就是牧野以阴圣附体,降服鬼灵后,施展此术,再过渡给巧儿。让当时练气期的巧儿能顺利的帮助这只妖面花鬼完成第一步开灵。

只不过当时施展的是十衍鬼诀,后来王天乐将十衍鬼诀融入黄泉育灵宝典后,也将此术改良了一番。

细如银丝般的神识在将牧野笼罩,随后爬满了整个山石草木覆盖的巨大花体。

远远看去,像是包裹着一层银色的厚茧。

一瞬之间,牧野以此术,观识到了藏在花体内部的妖面花鬼。

“血红色…奇怪,妖面花鬼的本体,是淡青色的,这血红色是什么意思?”

牧野微微皱眉,“本体形状倒是一致…开灵形成的灵力禁制还在…意味着,驭鬼师尚在。只是禁制的法力波动极其细微,意味着这禁制很久没有加固了。”

开灵后,和御兽类似,鬼灵体内会留下一层驭鬼师的灵力禁制,以防止鬼灵出现意外。

若禁制消失,那鬼灵也会与驭鬼师失去联系。

正常死亡,也一样。

“不对,是受伤了…”牧野从那灵力禁制的深处,看到了一抹淡淡的血光,“鬼灵受伤,本体虚化一般不会出现伤势。所受的伤,基本上都是神识一类的伤…是灵识受损了。”

牧野若有所思。

随即,他以万鬼通灵注入一股股庞大法力,神识细微裹着,容纳其本体。

黄泉育灵宝典中自然也有恢复鬼灵的术。

专门以驭鬼师催动,或是借助一些可以给鬼灵服用的灵丹,或者一些特殊的材料,都能帮助鬼灵恢复。

毕竟鬼灵不是无敌的。

“受伤了还有这个实力…”牧野心中暗道,若真是游戏中的天鬼门,那能修炼到元婴的真君…

半晌。

牧野感知到了鬼灵传来了一阵清晰的律动。

“你这小花鬼,还敢在我面前造次…”牧野心道,要是我以金丹境的阴圣附体,岂不把你吓得屁滚尿流。

“可惜,这妖面花鬼灵识不高…当初给巧儿选的只是一只下品的,品级高的她也带不动。”牧野微微摇头,“不然,倒是可以问一下具体什么情况。”

当然,就算是下品,但因为与巧儿十分契合。能培养到金丹,其战力丝毫不比其他的差。

只是灵识这方面不高。

像是阴圣和战鬼,到了金丹基本上都有一定的自我意识。

在游戏中没有明显体现出来。

可现实中,那种自我意识还是很强烈的。

随后牧野给它下达了一项解除牢笼的命令,顺便停止使用鬼相术,恢复本体。

妖面花鬼应了一声,乖顺的停止了。

这点上,倒是与巧儿十分相似。

只是,越是这样,那就更加说明…真和游戏中的天鬼门是一致的。

一想到这,牧野不禁眉头微皱,脸色不太好看…

术法中止,顷刻之间,被无数灵植笼罩的天水宗再度见得天日。

无数弟子欣喜若狂的望着天穹,劫后余生的惊呼声不断传来。

“那位金丹修士是谁?好像不是宗主和任长老?”

“似乎是客卿白展风,我找他画过一两张符箓…前一阵突破金丹的应该就是他了!”

“这么可怕鬼灵都能降服?那只妖花,我感觉金丹强者都不是对手…”

“……”

——

“前辈,要走么?”陈立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幕。

“看你。”古怪声音低声道,“那小子不仅实力强,似乎对驭鬼一道也颇为熟悉。我都看不出他是如何办到的…刚才施展的术法,以老夫的见识,竟是也看不出来!”

刚才包裹妖面花鬼的银茧么?

“我还是留下来。”陈立想了想,“我总感觉闻淖和那任长老行为不太对…”

“你的感觉没错,你看那边,他们回来了。”古怪声音笑了笑,“这些日子在天水宗没有白待。这两个金丹修士,你还是了解。”

“来者不善啊…”

陈立看向远处,果然看到了两位金丹修士立与虚空中。

而彼时,那原本通天彻地的妖花,也恢复了常态,看上去虽然依旧是一株妖花,但只有两人高,还算正常…

站在其旁边的牧野,眉头紧皱,脸色略有些发白,似乎是耗费了不少法力,又或是解决起来不轻松,看上去不太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